茄子成人直播

  

感谢神圣光环、辅兵军团、cyylp、柴刀八杠、风雨012、嘸殸?嘸卌的月票。

我果然还是最喜欢写成人童话啊……

------------------------------------------------------------------------------

满是雀斑的脸蛋在眼前缓缓放大,微张的红唇似乎下一秒就会变成血盘大口,将他连皮带骨一口吞掉。

现在不仅是肚子,艾尔浑身都被极度恐惧抽空了。反抗根本是妄想,唯一能做的就是眼睁睁的等死。时间一秒秒过去,令他毛骨悚然的红唇在鼻尖处悬停。女孩抽动着鼻翼,在艾尔那张很不地精的脸上四处嗅个不停。

沿着满是补丁的汗衫一路向下,女孩半个身子都钻进了驾驶舱。艾尔紧贴着椅背一动不动,任由她四处乱嗅。

‘难道是在找容易下口的地方?’小地精心如死灰,生死关头忽然顿悟:原来,一直被他抵触的地精法则是那么的神圣!

除去这身钢壳,自己渺小的根本不值一提!笨蛋啊,为什么不能做个正常的地精?该诅咒眼前的怪物吗?不,该被诅咒的是你自己啊……

正当艾尔怀揣着满腔悔恨,痛苦的闭上双眼等待命运的宣判时,小女孩正冲着艾尔裤裆上几滴干涸的血迹龇牙咧嘴低声咆哮。

如果艾尔此时睁开眼,就会发现。那几滴干涸的血迹正是他不小心洒落的红龙血。

也许过了一万年,艾尔被耳边连串的咆哮惊醒。我死了吗?好像不怎么痛啊……我现在是亡灵了吗……

带着无数疑问,艾尔悄悄睁开了眼缝。

等看清状况,所有的负面情绪立时崩塌。浑身充满无穷力量的小地精猛然坐起。原来。不晓得什么时候自己的裤子竟被她撕破,以至于自己那串大葡萄正赤裸裸的暴露在外!

面对这种状况,是男人都会热血冲顶吧。因为,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保护男人的尊严啊!

无所畏惧的小地精一声断喝,“干什么!”

女孩被小地精超越种族的怒喝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便被浓浓的不屑取代。

小女孩伸头嗅了嗅。又伸出舌尖小心的舔了舔,立刻伏底身子,冲艾尔很不地精的小弟弟摇头晃脑的咆哮着。

仿佛一头领地被入侵的狂暴母兽,要立刻扑上去将敌人撕成碎片。

艾尔惊得亡魂直冒,双掌死死撑住小女孩的嘴巴,“不要。不能咬!求求你……”

胖嘟嘟的小脸挤成一团,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变成了一条线,女孩无奈的翻了翻眼珠,一副你还敢反抗?的表情。当即伸出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艾尔的手腕,强行分开少年的手臂,跟着女孩迅速转身,低头咬起麻裙。就势蹲了下去……

盯着不停在眼前扭动的两片瓷器般光洁的雪臀,艾尔如遭雷击。“天哪,不是应该先拉手的吗?!”

小腹异常火哪里有黄色软件热,巨蟒骤然直立,干痒的喉咙不停吞着口水,此时的艾尔和抹了龙血的皮克一样,火到浑身冒烟。

优美的臀瓣正中有条粉粉的幸福线,虽然艾尔极力让自己的目光躲避。可那条释放出无穷魔力的幸福线却如磁铁一般,吸引着他全部的注意力。

所有的抵触全部抛之脑后,此时,那条分割天地的红线就是一切!

热血齐聚某处,昂然的圣器正迫切期待着少女最纯洁的献祭。

时间为什么过的总这么慢!

女孩下蹲的身影仿佛魔法相片,一张张叠在少年绯红的眼帘,感觉整个人就要燃烧起来,艾尔已急不可耐!

噗——

一股热流直射面门,令人窒息的威压渗透每个毛孔,瞬间将艾尔浇醒!

瞳孔骤缩,两眼刚能辨物,又一股热流劈头浇下。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小地精顿时泪流满面。

“变态,全是变态!我恨你们!呜呜呜……”

对着人脸尿尿,比冲脸上吐唾沫可恶一万倍!

女孩解决了生理需求,惬意的放下裙摆,翻身扑下高仑,重又蜷缩进小窝呼呼大睡。根本不理会极度悲愤的小地精。

不晓得有没有毒,反正整个身子都麻麻的。意识海内地精法则光芒万丈,实相的没去找小女孩的麻烦,艾尔恨恨的抹了把脸,操纵高仑转身逃出帐篷。

驱动山丘之王一路气冲冲的出了铁笼阵,却见老鲁尼正骑着恐鸟菲戈堵在身前。“鲁尼师傅。”艾尔竭力平复心情,打了个招呼。

“小家伙,你喂过她了?”艾尔的表情早落入老驯兽师的法眼,不用说也能猜到沟通失败了。

恐鸟菲戈是马戏团的明星,也是和艾尔最投缘的魔兽之一。驯兽师说话时,大鸟仰起厚实的鸟喙四处乱啄,仿佛在挠蓝铜高仑的痒痒。艾尔不由一阵莞尔,心情随即没那么糟糕了。

见艾尔表情松弛下来,老鲁尼暗自点头:“艾尔……”不等老鲁尼说完,只听嘭的一声,鸡毛四射,转眼间威武的恐鸟就变成了光溜溜的秃毛鸡!

“哎——”满身杂毛的老鲁尼屁股一歪,连同硬邦邦的恐鸟直挺挺的歪倒在地。恐鸟难道和能断尾逃生的深渊蜥蜴一样,借助全身鸟毛遁走?

“怎么回事?”艾尔急忙俯身查看。

恐鸟浑身僵直,不能扭动的头颅上,那只装满恐惧的眼睛还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转。见艾尔俯身,不断放大的瞳孔中恐惧更深了。

“别动!”被压住一条腿的老鲁尼急忙制止住艾尔。“你身上有气味。”

艾尔恍然大悟,是小女孩撒的尿……

恐鸟菲戈一时半会动不了了。老鲁尼吃力的抽出被压在恐鸟身下的那条腿,缓缓爬了起来。

“过来这边。”鲁尼让艾尔先走到旁边,又示意他爬下高仑。

老驯兽师使劲嗅了嗅,随即说道:“好强悍的气息。是她留下的?”

“嗯。”对于教会他很多知识的老师,艾尔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将小女孩的恶作剧细细道来。

“她在你身上撒了泡尿?”老鲁尼意味深长的笑道:“幸运的小家伙,难道你以为这只是无聊的恶作剧吗?”

“难道不是吗?”艾尔仍觉得委屈。自己好心喂饱她,却遭到无情的羞辱。就连自己的初吻,还有那个……都被她无情的夺走了!

更可气的,这个贪吃的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老鲁尼艰难的抬高驼背。“小家伙,我们打个赌吧。驯兽场内最凶猛的魔兽再见到你,也会匍匐在你脚边,瑟瑟发抖。”

不等艾尔领会其中的深意,老鲁尼一脸不舍的看了眼光秃秃的恐鸟,转身离去。

艾尔满心疑问的紧紧跟了过去。

进入大帐篷驯兽场。老鲁尼领着艾尔在堆满等待驯服的魔兽的笼子里四处闲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个每天冲他龇牙咧嘴的刺头如今却病猫似的趴在笼子里一动不动。艾尔靠近笼子,发现它们竟然在瑟瑟发抖!

经过保罗的水缸,伟大的章鱼帝陡然一惊,猛然喷出一大股墨汁,隔绝了艾尔的注视。

满头雾水的小地精傻傻的跟着老鲁尼绕了个大圈,然后回到木箱堆成的生活区。破天荒的给艾尔倒了杯茶。老鲁尼悠悠的开口:“小家伙,记得你上次问我笼子里小女孩的事情,当时我只跟你讲了个大概。今天,我把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你。”

艾尔小心的捧起布满细细龟裂的瓷碗,深深的吸了口气。试图用茶的清香冲散满身的尿味。

“当时,小女孩除了饭量大,力气大,喜欢恶作剧之外。和其他人类女孩没有什么不同……老团长很喜欢她,还给她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茉莉。”

“茉莉?”用地精语读起来很生涩,是典型人类女孩的名字。

“对,茉莉。”老驯兽师小心的将茶包提起,轻轻晾在一边,以备下次再用。“茉莉很有驯兽师的天赋,许多强悍魔兽的驯化都是在她的帮助下完成的。这令老团长十分惊喜,而许多背后质疑她的人也不得不闭上嘴巴。”

“那是马戏团最风光的日子。直到有一天,茉莉被发现没有灵魂。”说话时,驯兽师正用驼背对着他,艾尔不经意的吹了吹茶花,却猛地回过神来:“哦……啊?!”

“是的,她没有灵魂。”老驯兽师满脸痛惜的摇了摇头,“老团长也是好意,想给茉莉一个合法的身份,以便过世后能将马戏团交给她……”

艾尔很自然的联想到接下来的情形:“于是老团长去找了萨满祭司来住持她的洗礼……是在那时候被萨满祭司发现的吧?”

“是的,大祭司投下魔粉,却发现熊熊燃烧的灵魂之火竟然没有投影……”

“不对啊,既然能释放灵魂之火,为什么说没有灵魂呢?”艾尔很容易就找出了破绽。

“除了恶魔、不死族、傀儡和构装生物,无论什么人,灵魂之火的投影都和本身的形态大致吻合。”老鲁尼叹了口气,“但她的火焰根本辨不出形状,这就是茉莉被称为怪物的原因之一。”

“那之二呢?”

“不等她长大,老团长就过世了。因为没有子嗣,马戏团便被副团长接管了。”说到这,老鲁尼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愤怒,“再后来,马戏团中的珍贵魔兽忽然莫名其妙的开始了大逃亡……”

“大逃亡?”想到小女孩身上的魔环禁锢,艾尔满脸的不可思议。

“对,许多昂贵的魔兽逃出马戏团,进而逃离了城市,令我们损失很大,也让马戏团的收益一落千丈。直到有一天,被人发现茉莉竟然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老鲁尼放下茶碗,“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的情景,茉莉站在一头成年大地之熊的笼子前,满脸冷笑,一口一口的将禁锢巨熊的魔纹锁链咬碎,嚼烂,吞掉。”

艾尔不由打了个寒颤,“她不怕魔法反噬?”

“不怕!当时接连不断的爆炸不停扭曲着她的身体,还将吃的滚圆的肚皮照的透亮,可茉莉好像一点事都没有……”

“那一刻,就连最爱护她的玛丽大婶也动摇了。”老鲁尼长吁短叹,“茉莉力气极大,又很难受伤害,更加上几乎所有的魔兽都愿意听从她的号令……”

艾尔冷笑,“所以你们决定将她关起来?”

老鲁尼轻轻点了点头,“孩子,我们是地精,绝不允许别的什么人掌握自己的财富、前途甚至生命。”

艾尔默然。的确,这也是地精法则。

可一个免疫物理和魔法攻击的超级驯兽师,又有谁能打败并制服她呢?想到这儿,艾尔心中一动,“谁做到的?”

老鲁尼盯着少年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玛丽大婶。”

难怪!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出卖,难怪小女孩每次看艾尔的眼神都充满了浓浓的戒备。看来小女孩早已对马戏团里的所有人失去了最基本的信任。

许久,艾尔长出一口气,“好吧,那说说我吧。”

老鲁尼废了半天的劲跟他说起马戏团辛密的往事,一定与自己现在的状况有极大的关联,艾尔很快将思绪转了过来。

“小家伙,还记得第一天的考验吗?”老鲁尼笑问。

艾尔顿时有忍不住呕吐的感觉,“当然记得!你让我玩了一整天的魔兽粪便!”

“不,最后的考验。”老驯兽师笑着纠正。

刚刚经历了情趣店事件、撒尿风波的艾尔脸色更加难看,“你让我选了张牌!”

老鲁尼笑着摇了摇头,“艾尔,还是那句话,难道你以为这只是无聊的恶作剧吗?”

被驯兽师明显抑不住的笑意激怒,艾尔噌的站起,“难道不是吗?!”

“不是!”老鲁尼也噌的跳了起来,“要知道那张卡片可从来没有人摸、到、过!”

血气直冲头顶,艾尔两眼一黑差点晕倒,“这是什么狗屁理论!没人摸到就是好东西?要这么说,垃圾堆里没人要的破烂就都是好东西了!”

老鲁尼一愣,旋即意味深长的笑道:“小家伙,你是不是还没举行过成人礼?”

“是又怎么样?”

老鲁尼挂着欠扁的笑容,高深莫测的道:“那就难怪了,知道牌上画的是什么吗?”

艾尔脱口而出,“老家伙,别小看我!不就是根按摩棒棒?皮克买龙血时人家就免费送了一支,还有震动喷水天气预报效果哦!”

老鲁尼循循善诱,“那你知道它叫什么吗?”

“按摩棒棒不就是按摩棒棒?您老是不是脑结石,再不然脑梗阻?”

老鲁尼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记住,小家伙,它有一个伟大的专属名称:双、头、龙!”

“双……头……龙……”反复默念着按摩棒棒的专属名,艾尔迷茫的眸子渐渐清亮,“你是说……”

根本不给小地精消化的时间,老鲁尼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知道茉莉摸的是什么牌吗?”

“是…是…什么?”艾尔也开始颤抖起来。

“充、气、娃、娃!”

噗——

茶水激喷,艾尔一头栽倒在地。(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