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额

  

--start-->

超前设计

看到王简如此痛快答应他的要求,车世平非常高兴说道:“王县长,如果你有什么人要参与进来,也可以答应他们嘛,有时候一些人情还是要照顾的!”

利益均沾是车世平的想法,王简听了心里却是有些好笑,要是利益均沾,那这个项目就没法做了,到时候一千万的工程做出来的效果还不如五百万的工程,岂能对得起他自己的良心?

“车书记,我在这里也没有多少人情,我想这样对车书记您也好一些,如果有什么人情挡不住的话,可以向我这推,您唱红脸,我唱白脸,目的还是要把工作做好,这次的工程我们一定要要求严格,在工程质量上一定要把好关,不论他是上面来过来的人,还是我们本土的企业,要一视同仁!”王简一脸郑重地道,让车世平感觉到他是出自真心的,而且让车世平唱红脸,而他唱白脸,这一说法让车世平听了很是满意。

“恩,不错,王县长,工程质量是最重要的,我们坚决不要建成什么豆腐渣工程,我们不能千古的罪人!”车世平也颇有动情地说道。

难得在这个问题上一致,王简道:“车书记,只要我们两人共同努力,西亭县的发展就是指日可待,虽然我们现在很落后,但我相信,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一定能让西亭变个样!”

“王县长年轻有为,有开拓精神,我很佩服啊,这西亭的发展还是靠你了,我还能在西亭呆多长时间,以后要是发展起来,我再回来看看!”车世平好像有些感慨地说道,不过看上去上有些倚老卖老。

车世平总是在自己面前表现出资格很老,马上要退休的样子,王简经过观察之后发觉这是他的一种手腕,目的是让自己不要与他相争,从而有利于他的领导,这是一种很高明的手法,一般人还真是觉得要龟缩起来,不要与他争,等他一走,这县委书记的位子还不是自己的吗?但王简却觉得时不我待,如果因为车世平而耽误了西亭县的发展时间,这不但是车世平的罪过,也是他自己的罪过,说明他不敢担当,只顾忌自己的官位,不愿意承担一定的责任,因此他心里明白这事,表面上也不说什么,可是在工作上只要车世平有所掣肘,能争的还是要争。

“车书记,你说这话就有些谦虚了,古人尚知道老当益壮,暮年犹可为,车书记您正值壮年,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你看我年轻有时候可能会激进,而您老成持重,考虑周到,我们两人正好可以互补,这样我们搭配起来,我们就会在稳中求进,我想市委也是这样看待我们,把我调到西亭的吧!”王简委婉地打破车世平想倚老卖老的行为?行为,激励他与自己一起把西亭县的工作做好,也让他知道自己不会受到什么束缚而不敢前进的,让他丢掉幻想,扎实工作才是正道。

王简的话一出口,车世平的心里就颤动了一下,没想到王简早已看出他的用心,看来在王简面前表现出以退为进,看破红尘的样子,不但不能迷惑他,而且还会被他有所轻视,如果是这样,倒是他失策了。

“哈哈,王县长言语犀利,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我是有些消极了,原来可不是这个样子,可能一看王县长这么年轻,我就觉得自己老了,现在听了王县长的话后,我感觉我还有满身的劲,想使还没使出来,你说的没错,市委的确是有这种意图,看来我今后要激发正能量,和王县长一起把西亭县的工作给顶起来!”车世平哈哈一笑,掩饰了一下心中的恐虚,表示要和王简一道把西亭县的工作做好。

听到车世平这么说,王简才有点满意,因为车世平如果一直消极下去的话,对他是极为不利的,如果他大力开展工作,势必有小人在他面前嚼舌头,说自己的光芒盖住了他,他必然会对自己产生嫉妒之心,到时候就会千方百计对自己进行掣肘了,而如果他和自己一道工作,自己取得的成绩有他的参与,他自然不会因为听从别人的谗言而有什么不满,这才能让两人共同把工作做好。

“车书记英明!”王简笑着恭维了车世平一句。

从车世平的办公室里出来,王简立刻让吕军通知范志彬来见自己,与吕军商量好之后,王简决定去省城与范志彬相见。

其实范志彬已经关注了西亭县的一些情况,想让吕军再给他介绍到西亭接工程,可是吕军一时没敢答应,怕王简不同意,没想到王简会主动找到他,而王简能想到他,主要还是因为他在宪河乡修的路质量不错,所以才决定让他来修路,又利用他在省城的背景让车世平等人死心,不再乱说人情想修路。

省设计院的人终于把工作做完,准备把相关资料带到省城继续完善设计,秦宝多临行前找到了王简,报告一下工作的情况。

“王县长,我们的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一些收尾工作回到省城我们再做,你看还有什么指示,我们好去做。”秦宝多走进王简的办公室,很随意地坐下后说道。

王简起身给他倒水,秦宝多客气了一下就接住了,他觉得自己是省城来的处长,一个小小的县长来给他倒杯水是顺理成章的事,现在自己过来报告工作也不过是看在院长的面子上,表示一下意思。

“秦处长,那谢谢你们了,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我代表县政府向你们表示感谢!”王简很客气地说了一句。

秦宝多欣然接受,然后笑了一下道:“王县长,说的直白一点,我们给你们搞了这么一个好的设计,恐怕你们不一定能落实好,把设计出来的东西变成现实,可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在西亭这些天来,我是感觉到了,且不说你们这里有多么地落后,就是你们这里的干部,除了王县长你,我实在看不出有谁能承担这项重任,我为王县长有些担心啊!”

没想到秦宝多会对他说这些话,如果不听后半部分,王简一定认为他是在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西亭,可是一听到他后半部分的话,他又感觉,这秦宝多的眼光还是非常敏锐的,在这里呆的时间不长,就知道西亭的干部队伍确实是存在问题的,这也不简单了。

“秦处长的话真是肺腑之言,金玉良言,我听了深受感动啊,我和秦处长一样,来到这里后也有同感,但我想,人是会变的,干部自身也会变的,同样的人同样的干部到了不同的人手中,就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样,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们的干部不是没有战斗力,而是我们没有给他们提供发挥战斗力的条件,只要我和车书记一起把工作带动起来,就会推着他们向前进,落后者淘汰,前进者受赏,我相信,干部们的精神面貌很快就能焕然一新,其实我们一点也不缺人才,缺的是让人才冒尖的环境,以后我们就给他们冒尖的机会,不怕他们做不出事情来!”

王简一席话让秦宝多顿时肃然茄子视频污版免费下载起敬了,他没想到年轻的王简会有这么深刻的认识,有了这种领导,还有什么不能改变的事情?

“王县长,您说得太好了,原本以为只有我才有这种认识,没想到我们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就冲这一点,我回去后也一定要把工作做好,给王县长一个满意的答卷!”秦宝多自许不凡,头一次如此直接地夸赞一个人。

王简不禁笑了起来,这个秦宝多倒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心高气傲,又能佩服他人,这样的人也是才人啊!

“秦处长见笑了,我说的也不一定对,我这么说就是想告诉秦处长,你们西亭县一定能奋起直追,把经济发展好,秦处您大胆地去设计,当然也要符合我们西亭的实际,这样,我们有了蓝图,还怕有朝一日实现不了吗?”王简信心满满地说道。

秦宝多听了连连点头,他是对王简非常佩服了,想了想对王简说道:“王县长,我对您提出来的一些要求作了适当的修改,我觉得,工业园区一定要远离城市一些,而把空间让给一些绿地公园广场,虽然现在看来有些奢侈,但不久的将来就能看到我们这样做一点也不亏,至少会省了以后搬迁工厂的费用,还能让群众提前享受到城市生活的美景,同样物流城也不要设计在县城内,因为以后轰鸣的汽车声会形成严重的噪音污染,所以也要向外扩移,这样才能不断让整个城市壮大,加快城镇化的步伐!”

秦宝多一番话让王简深受启发,看来还是他在这方面知道的多,提出来的观念也很超前,作为一个落后地区要想有后发优势必须要超前,吸取先进地区发展的经验和教训,才能超越他们。

“秦处长,你说的很好,我们马上研究你的意见,相信你的做法是正确的!”王简很动容地说道。--end-->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